广东河源:河源不应该成为法外之地!!!!

时间: 来源:澎湃新闻网 阅读:1587

86岁戍边光荣之家家属老人住院期间房屋遭强拆出院无家可归住宅权遭受严重侵害!

埔前镇副职负责人吴少聪与村干部等人欺下瞒上做假材料向主管领导汇报导致强拆事件发生!

我叫黄长连,今年86岁,是河源市源城区埔前镇泥金村村民,老伴82岁。2021年11月16日下午,我在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住院等家人办理出院手续准备回家,家人这才告诉我,我的400多平米楼房和1942年建的老房子在我住院期间的11月15日被埔前镇副职负责人吴少聪带几百人职能部门人员与聘请来的社会闲杂人员和村干部开着挖机强拆了,听到此犹如晴天霹雳,家人扶着我也是欲哭无泪,出院无家可归。


image.png


老人被家人送进医院

我是怎么住院的呢?2021年11月8日上午,前镇副职负责人吴少聪带领几十个人自称是城管且穿着城管制服手拿铁棍的人围堵家,在没有出具任何职能部门文书和“拆迁令”的情况下,强行撬锁并破门而入的同时,拿着铁棍我的家人挡在门外,不允许家人入内,屋中仅留下我们两夫妇他们进屋后就用尺强行查丈我的房屋面积,土匪般的行为使我当场晕倒过去当120救护车到达现场,由于有几十个人拦着,他们不顾生命安危,不允许家人进去看望,导致救护车不能及时救助。僵持10余分钟,我的才将抬上救护车。送往河源市高新区同济医院,医生检查后,叫我转院到大医院去,家人们把我转到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救治。医院进一步诊断我的病情是: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即脑出血。在医院住院到11月16日,住院期间到至今,埔前镇的职能部门无一人过问。


image.png


医院当日诊断结果


image.png



image.png


强拆队伍趁老人住院期间强拆现场

我感觉身体有所好转便要求出院回家休养,家人才告诉我,在我住院期间的11月15日上午,镇副职负责人吴少聪带几百人冲进我的房屋,首先就把监控设备捣烂。然后用几台挖机把我的房子强拆了,家里的所有物件被埋在废墟下面,没有人打电话给我和老伴,强拆后也没有安置我住的地方!


image.png


家里所有财物都被强拆埋进废墟里~~~~~~


image.png


老人儿子们的退役卫士“光荣之家”牌匾


image.png



image.png


活人的房子被强拆,死人的墓地还在,活人还不如死人!天理何在!

我们家是光荣之家,我和老伴共育有4个儿子,我们把3个儿子送去保家卫国,大儿子还是对越戍边老兵。大儿子黄子珍的房子11月15日遭遇了强拆我们两个80几岁的戍边光荣之家家属老人现在是无家可归,没有安身之地。

后记:

这些年来,屡见不鲜的强拆,已是个让公众感到疲劳的话题。尽管如此,河源这起事件所呈现的残酷画面,还是让人感到惊骇。躺在医院的老人,住了几十年的房子忽然没了,……种种信息都显示,这起拆迁事件手法极为粗暴,性质也堪称恶劣。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发生这样极端的事件,令人为之胆寒,也让当地的法治水平和政府公信力,饱受外界的质疑?!

这次事件的真相,当然还有待官方的最终调查结论。不过,无论结论如何,都无法洗脱恶意“毁坏财物”的违法行为。道理很简单,如果是违法强拆,那么毫无疑问是对公民住宅权和人身权的赤裸裸侵犯,换言之,这是一种严重犯罪行为!

在舆论的关注下,事件相关人员最终肯定受到追究,恐怕是大概率事件。但关键的问题不在于追不追究,而在于责任追究是不是到位。从此前的经验看,一些违法拆迁往往以“高举轻放”收场——违法犯罪问题,被轻描淡写为违纪或作风问题;指挥暴力拆迁的官员乌纱帽纹丝不动,背锅的只是几个“临时工”;对暴力拆迁负有监督责任的相关单位,往往成为漏网之鱼?!

根据受害者的说法,拆迁事件发生时,受害者报警,结果等来的是民警就在现场与暴力强拆指挥者有说有笑,并不进行实质性的制止,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刑法》等法律并未排除对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适用,只要是违法或犯罪行为,无论是谁,警方均应该及时介入。如果在执法中怕得罪人,将政府职能部门的行为,排除在自身职责之外,这属于典型的“不作为”!

当看到,在河源地区,暴力强拆之所以成为难以割除的毒瘤,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某些地方个案处理中,对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一味放任,使得违法成本极低,违法收益巨大。所以,要改变这种状况,对于每一起涉嫌暴力强拆的事件,必须顺藤摸瓜,查明事实,揪出幕后黑手,所有决策和参与者,他们的行政和法律责任,一个都不能少!!!

住宅权是公民最基本的财产权,人身权更是一个人尊严和安全的起码保障。如果连这两项基本权利都处在朝夕不保之下,那么法治的精神将无从谈起。所以,蚌埠这起拆迁事件,绝不可草草收场,期待最终的官方调查和处理结果,能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河源不应该成为法外之地!!!

                                                 315维权记者夤喙 郑义继续为你报道